创盈门窗玻璃软件论坛

创盈门窗优化设计软件、玻璃切割优化软件在线讨论区


    企业与政府联合大力推动门窗市场洗牌

    分享

    Admin
    Admin

    帖子数 : 46
    注册日期 : 14-03-27

    企业与政府联合大力推动门窗市场洗牌

    帖子 由 Admin 于 周三 四月 02, 2014 4:13 am

    日前,国家相关监管部门称门窗行业标准、企业规范即将陆续出台,这掀起了业内热议。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次法规的出台将会一扫门窗行业过去的乱象,给门窗企业带来一轮大洗牌,这对门窗企业来说是危机还是契机?
      
      行业乱象丛生,企业与政府联合推动市场洗牌
      
      据了解,门窗行业门槛比较低,既没有太高的资金要求,也没有特别的技术限制。甚至一些小企业只要达到工商部门规定的最低注册资金,备齐相关资料,就可以获得门窗产品的生产经营权。因此,大量实力不足的小企业进入市场。它们通过山寨、模仿来获得销量;同时,又利用自身成本低来大打价格战。直接导致了门窗行业的竞争无序、市场混乱、产品良莠不齐、产品同质化严重等一系列问题。
      
      这样的行业状况对认真做品质做品牌的大企业产生了一定的冲击力;加之相关政策标准的不完善,给工商与质监部门的管理也增加了难度。政府与众多大企业开始意识到行业整顿势在必行。其中,欧式铝合金门窗领导品牌铿固门窗负责人蔡总表示,无规矩不成方圆。如果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去约束,没有严格的行业标准去检验,门窗行业很难取得长远发展。”
      
      而政府相关部门也表示,门窗行业的发展状况已受到国家的关注,新的门窗企业法规、产品质量标准正在加紧制定,不久就会陆续发布出台。届时,众多资质不足的企业、质量不达标的产品将会被大规模逐出市场,门窗行业面对的将是一轮彻底的大洗牌、大换血。
      
      危机还是契机?行业转型门窗加盟要看准
      
      烘炉火炼真“金”品牌
      
      众多专家预测,新的标准出台后,职能部门的监管将会更加有力度;消费者的选择将会有据可查。所以,只有有底蕴、重质量、懂营销、走品牌路线的企业,才能真正在淘汰大潮中站稳脚跟。而且在市场出现缺口时,这批优质企业将会接手大部分市场资源。门窗行业将走上真正的品牌化发展。
      
      记者在走访铝合金门窗市场的时候,发现个别有实力的企业已经做好迎接行业大洗牌的准备。其中,欧式铝合金门窗引领者铿固门窗因企业实力雄厚,面对行业洗牌并不担忧。据铿固门窗蔡总表示,行业洗牌,将会优胜劣汰,这对铿固门窗来说,是发展的契机。当被问及为何在面对竞争时,如此有自信时,蔡总笑言,“企业只要做好产品,提供完善服务,对行业洗牌也就充满信心了。”
      
      首先,在产品材料上,铿固门窗采用军事航空航天指定铝材,抗腐蚀、抗氧化能力为普通铝材的10倍以上,铝材厚度比同行厚0.2mm。另外,铿固门窗使用的3C认证的钢化玻璃,强度是普通玻璃的5倍。接着,在生产技术和工艺上,铿固门窗还积极引进国际专业生产人才和技术,保证其水平领先于同行。于是,铿固门窗在不断提高产品品质的同时,也保证了产能规模能满足日益增长的高端铝合金门窗市场的需求,有足够实力应对行业洗牌。在服务上,铿固门窗拥有完善的售前、售中、售后服务体系,为经销商、用户提供了“三心”保障,买得放心、用得安心、对我们有信心。凭借“三心”准则,铿固正在为新的高峰攀进。
      
      另外,对于行业洗牌,铿固铝门体验店的店主李先生却有着乐观自信的态度。他表示:“现在市面上很多推拉门都是小作坊生产,然后贴上大牌子。所以我很欢迎新标准的到来,这样像铿固门窗这些实力品牌会得到更多的肯定与认可。”当问到是否对自己的品牌有没有信心时,他笑着表示“当初就是冲着铿固的大品牌、好质量、好服务去的。一同做这个品牌的朋友都认为这次行业变革不但不会影响铿固的业绩,说不定还能提高销量,因为我们的产品质量比较有保证的,通过新标准不是问题。”
      
      据悉,业内也普遍认同:行业转型既是挑战,也是企业扩大发展、经销商拓展市场的契机。把握好这个机会,逆水而上占领市场高地不是问题。
    2013年,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员钢铁企业实现扭亏为盈,实现利润总额为228.86亿元,而2012年为亏损6.72亿元,同比增加235.58亿元;销售利润率为0.62%,仍远远低于2013年规模以上工业行业平均水平,钢材业务基本处于亏损边缘,依然没有彻底“翻身”。十多年来的加强管理、技术进步和“对标挖潜”,为钢铁行业的发展和生存作出了巨大贡献,但仍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钢铁行业的盈利困难。目前,“对标挖潜”企业钢材主业的折旧率已经从2007年的8.14%逐年下降到2013年的5.67%左右,已经没有进一步大幅度下降的余地和空间,不然会影响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展望2014年,钢铁企业降本增效难度进一步加大,煤炭、焦煤等燃煤类采购成本仍有进一步的下降空间,但幅度将远远小于2013年;占炼钢生铁制造成本60%以上的铁矿价格仍然高高在上,相对于铁矿特别是进口铁矿的成本,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和下降要求。打破进口铁矿的价格垄断,只有钢铁企业联合起来,行动起来,才能有所作为,才能博得一线希望。同时,政府的财税政策仍将为打破进口铁矿价格垄断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希望国家能从国家和行业安全的战略高度认识到进口铁矿价格垄断的严重后果,及早采取措施。

      2013年降本增效功在煤炭

      2013年,“对标挖潜”钢铁企业钢材销售综合价格同比降幅小于全国平均降幅。2013年,中国钢材价格(CSPI)指数同比下降8.6%,平均价格同比下降365元/吨;“对标挖潜”企业(该企业粗钢产量占会员钢铁企业粗钢产量的80%以上)钢材平均销售收入同比下降289.10元/吨,占钢材综合价格平均下降的80%左右,反映了钢协会员钢铁企业结构调整的成果。

      2013年,钢铁行业扭亏为盈的主要贡献来自于钢铁主业大幅度减亏,而钢铁主业大幅度减亏的主要原因是降本超过了降价。2013年,“对标挖潜”企业钢材业务加权平均利润为-1.09元/吨,同比减亏73.44元/吨,减亏幅度为98.54%;在钢材成本降幅中,制造成本下降占80%左右,财务费用下降占18%左右;平均销售收入为3814.69元/吨,同比下降289.10元/吨,降幅为7.04%;平均销售成本为3572.17元/吨,同比下降348.01元/吨,降幅为8.88%。钢材销售成本下降额度超过钢材售价下降额度58.91元/吨,占减亏额度的80.22%。

      2013年,“对标挖潜”企业钢材三项费用平均为234.86元/吨,同比下降18.16元。其中,财务费用下降了13.19元/吨,占减亏额的17.96%;管理费用下降了5.48元/吨;销售费用上升了0.51元/吨;其他因素增加成本4元/吨左右。

      2013年,在钢材销售成本下降中,铁前成本下降占70%,其中煤焦等燃料类采购成本下降占82.1%。2013年,“对标挖潜”企业炼钢生铁成本平均下降243.65元/吨,占钢材销售成本下降额的70%,是降本增效的主要方面;废钢采购成本下降占到钢材销售成本下降的12.64%。以上二者合计占钢材销售成本下降额的82%以上。炼钢生铁所用的煤焦等燃料类采购成本同比平均下降了19%左右,下降额占到炼钢生铁制造成本下降额的82%左右,虽然焦煤等燃料类成本占炼钢生铁成本比例小于40%,却是2013年钢铁行业降本增效的主要贡献者。铁质等原料类采购成本同比平均下降了2%左右,占到炼钢生铁制造成本下降额的8%左右,虽然铁质原料类成本占炼钢生铁成本比例大于60%,但是对2013年钢材行业降本增效的贡献远远小于煤炭等燃料类。技术经济指标提高、折旧率降低等其他原因降低成本占到10%左右。可见,铁矿作为影响炼钢生铁制造成本的最主要因素,其采购成本还有较大的下降空间。

      2013年,“对标挖潜”企业钢铁主体折旧率为5.67%,在2012年同比下降8.3%的情况下,2013年进一步同比下降10.28%,显然已无法再大幅度下降,不然会影响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2014年钢企降本增效难度进一步加大

      2014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拉动仍将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因此钢材消费增长的趋势不会改变,对铁矿石未来需求增长的格局不会变,对进口铁矿石长期依赖的格局不会变,对进口铁矿石依存度逐年增加的趋势不会变,国际铁矿石资源垄断程度进一步提高的格局不会变。同时,环保成本进一步增加的形势也不会改变,钢铁企业苦苦寻求降本增效、扭亏为盈之策的情况不会改变。

      2013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7.7%,其中投资增长贡献了54.4%。上世纪80年代,由于居民收入增长快,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一直高于投资。到上世纪90年代,消费与投资此消彼长。从2002年开始,投资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一直高于消费。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3年的最终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是50%,资本形成总额的贡献率是54.4%,货物和服务净出口贡献率是-4.4%。2013年,制造业、基础设施和房地产投资分别占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34%、18%和23%。其中,制造业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从2012年的同比增长22%降到18.5%,成为拖累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之一;基础设施投资是政府促增长措施的主要环节,从2012年的同比增长14.6%提高到20.8%;在房价快速上涨的背景下,2013年房地产投资同比增长了20.3%。中国经济仍然离不开和需要投资拉动,钢材消费仍将是增长的趋势。

      中国钢材价格越来越没有弹性,并且有不断创出新低的趋势。2012年,中国钢材综合价格指数从年初的121点下跌到9月份的99.24点,9个月时间下跌了22点;然后反弹达到2013年2月份的111.1点,用了5个月的时间反弹了12点左右;从2013年2月份的高点111.1点下跌到2013年7月份的98.3点,用了5个月时间下跌了13点左右;从2013年7月反弹到8月底的102.2点,仅反弹了不到2个月时间,反弹了4个点左右;2013年10月份开始基本上在100点以下徘徊,2014年以来又开始跌跌不休,屡创新低,今年2月初下跌至97.49点,离金融危机时2009年4月份的最低点95.56点仅一步之遥。中国钢材价格没有最低,只有更低,应该引起行业同仁的足够重视。

      进口铁矿价格垄断是套在中国钢铁企业脖子上的“死亡枷锁”。“人为砧板,我为鱼肉。”这句话用在进口铁矿石价格垄断上比较合适。2012年,当中国钢材综合价格指数跌到9月份的99.24点时,进口铁矿到岸价格跌到79美元/吨左右;当中国钢材价格反弹到2013年2月份的111.1点时,进口铁矿到岸价格反弹到了159美元/吨左右,反弹了100%,而钢材价格仅仅反弹了12%。2013年,当中国钢材综合价格指数跌到7月份98.3点时,进口铁矿价格仍在130美元/吨以上徘徊。

      2013年,中国钢材综合价格指数为102.76点,同比下降8.6%;进口铁矿全年平均到岸价格为129.03美元/吨,同比上升0.28美元/吨,上涨0.22%。进口铁矿价格和钢材价格之间的比价关系已经完全打破,跟涨不跟跌、易涨难跌的局面愈演愈烈,甚至达到了我行我素的地步,即钢材价格下跌时进口铁矿价格仍在上涨。钢铁行业的正常营运利润、多种经营利润都补给了国外铁矿。目前,有相当数量的钢铁企业资产负债率接近或超过100%,并且资产状况还在恶化,这种状况再维持3~5年,将有相当一批国有钢铁企业率先破产。随之而来的就是资不抵债、现金流断裂、大批工人下岗、银行不良贷款上升,国家和行业损失严重。此事应引起行业同仁的高度关注,解决此问题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时候,未雨绸缪,采取有效预防措施将挽救钢铁企业于危难之时。

      可见,如果没有焦煤等燃料类价格的大幅度下跌,2013年钢铁行业将亏损得更惨。2014年,钢铁行业将面临着更严峻的困难局面,要打破垄断求得生存,没有救世主,只有依靠我们自己。

      应对策略及建议

      在继续引导钢铁企业坚持科技创新、理念创新、改革创新,调整优化结构,淘汰落后、提高效率效益的同时,建议重点做好以下几个牵涉到全行业的事情。

      一是把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做到更及时、更全面、更公平、更真实、更有使用性。2014年,钢协已开始按工作日发布中国铁矿石价格和指数,由于该指数的公平、全面、及时、真实特性抑制了某些价格指数可能人为的、随意的调整和控制,促使其回归到真实的价格水平。今后还要进一步加强工作,使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进口铁矿市场上站稳脚跟做主人。

      二是正确认识中国钢材市场。中国钢材市场仍然是全世界消费增长最快的市场,钢材消费是刚性的,不会因为价格恶性竞争,低于成本销售就能大幅度增加钢材消费和钢材购买量,也不会因为钢材价格在合理价格水平而大幅度减少钢材消费而少买钢材。恶性竞争的结果是大家都不好过,以邻为壑的政策结果是双输而不是双赢。只有大家都在完全成本以上销售钢材,钢铁行业才能健康发展。开展分区域对标挖潜交流活动,开展采购分区域分品种协调制度,自发或者有组织地开展区域分品种钢材市场研究和协调等都是可行的办法。

      三是钢铁企业对今后的微利状况要有长远打算。要打破进口铁矿价格垄断,提高中国钢铁企业在销售钢材和进口铁矿方面的话语权非一日之功就能解决,要有过苦日子的长久打算。低于制造成本不生产,没有边际效益不生产政策是我们应对金融危机时期的短期应对措施,是对个别产品、个别时期的短期应对之策,为钢铁行业度过金融危机等特殊困难时期发挥了巨大作用。长期来看,企业不能将其作为长期的、大部分产品的生产经营之道,这不是长久之计。建议钢铁企业要有长远打算,建立打持久战应对困难局面的长效措施,大部分产品都应该低于完全成本不生产和销售才能应对长期考验。

      四是政府的财税政策在打破进口铁矿垄断中仍将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今后,固定资产投资仍是拉动国民经济的主要驱动力,钢材消费仍将增加,主要依靠铁矿石炼钢的情况依然不会改变。同时,国产铁矿石增产的后劲正在消弱,对进口铁矿石的依存度还有提高的趋势,进口铁矿的垄断在不断增强,大部分钢铁企业丧失了销售钢材和采购铁矿这两个最影响经济效益、最主要的话语权亟待解决。面对钢铁行业的严峻困难局面,靠一个或几个企业已经难以打破,长此以往将造成严重的后果。当前,需要国家从财税政策来帮助钢铁行业解决进口铁矿的垄断问题,日韩等发达国家早在十几年、几十年以前就已经制定了有关资源国际供应保障政策。希望国家能从国家和行业安全的战略高度,认识到进口铁矿垄断的严重后果,及早采取措施,使国家和行业的损失降到最低、最小的程度,也为钢铁行业争取到一个健康、平稳、正常的发展环境。
    2014年新春伊始,我国北京天津河北山东山西河南等地出现大范围持续的雾霾天气,甚至少有雾霾的长三角地区也出现了大面积雾霾天气。新一届政府对环境治理尤为重视,在钢铁企业持续亏损的大背景下,我国的环保治理很可能成为压倒部分钢铁企业的最后一股力量。因为,任何一种产业的发展都不可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
      雾霾和工业一起走进生活

      随着全球气候的变暖和我国改革开放后工业的迅猛发展,上世纪80年代后期,我国河流、大气、土壤的污染明显,雾霾次数明显增多,主要原因是工业和城市污染逐年加重。目前我国华北地区,尤其是环渤海地区的人口密度比较大,而且集中了中国大部分的重工业,污染企业聚集。2013年,我国正式将PM2.5等6项基本项目的实时监测数据等信息向公众发布,人们才对雾霾的关注逐渐加强,也让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我国空气污染的严重性。从今年3月11日全国霾区分布图可以看出,雾霾污染地区主要集中在工业较为发达地区。

      环保监察力度日益加大

      随着公众、媒体和相关监管部门加大对环境污染问题的关注力度,钢铁行也频繁作为负面教材被曝光。

      受宏观经济环境影响,钢铁行业近几年一直在盈亏平衡附近徘徊。在经济大环境不景气的情况下,开源节流成为钢铁企业维持生存的不二法门。而由于当前厂家的激烈竞争和钢价的一蹶不振,企业在开源方面可提升的空间已有限。于是部分钢铁企业,尤其是生产低端钢材的钢厂为了获取微薄的利润,把省掉中间环节即缩短流程、减少环保设备的使用甚至不用当作降低成本的手段。

      同时,目前钢铁企业资金紧张,无力增加环保投入。从实际报道出来的钢企污染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企业经济效益越差、污染越重的事实。再加上银行对钢铁行业贷款政策的收紧,使得越来越多的钢铁上下游企业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危险。这一点,从我国频发的钢铁企业、贸易企业老板跑路事件就可见一斑。

      另外,从执行情况来看,环保监督工作落实困难。从2013年至今,我国环保监察力度日益加大,部分环保不达标的钢铁企业已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今年春节刚过,环保监察部门就对主要污染地区的钢铁企业展开了一轮环保检查,但仍有企业利用雾霾天气作为掩护,在无脱硫等环保设备的情况下顶风生产。这些企业的做法严重影响了钢铁行业环境治理的进程。

      先污染,后治理?

      从美国、欧洲、日本的发展历史来看,他们都曾经历如我国目前所经历的工业大发展时代。美国的工业发展从1815年第二次独立战争结束后开始历时百年,1860年到1894年,美国的钢铁行业得到了快速发展,工业产值跃居世界第一;欧洲的工业发展也是始于18世纪60年代~80年代,结束于19世纪末;日本工业是从二战后逐渐恢复,并在1960年~1989年得到迅猛发展。上述世界三大经济体工业发展的过程也是伴随着雾霾等污染情况的,而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是先污染后治理。美国在20世纪20年代~30年代间雾霾情况也较为严重,甚至出现了毒云致死的现象,但经过后期的持续治理,目前美国的空气质量得到极大的好转。日本从1960年开始出现雾霾天气并逐渐加重,经过了近40年的治理,日本的空气质量得到明显改善。尽管如此,在气象条件不利的情况下,目前日本仍有部分城市发生雾霾等污染事件。众所周知的欧洲城市———伦敦,曾被称为“雾都”,其所在的英国作为最早发展工业革命的国家,其雾霾经历了更加长期的治理才得以缓解。

      我国目前仍处于工业发展阶段,且正在进入产业升级阶段,经济发展与环境治理之间的矛盾日趋突出。从上述发达国家工业发展与治理雾霾所经历的时间来看,环境治理是一个长期持久的过程。环境治理期间,钢铁企业为了达到环保要求势必要付出一定代价。因此,企业必须提早准备、完善环保相关配套设备。

      事实上,事物都有两面性,环保投入并不完全意味着增加企业的负担,因为从节能、提高生产效率等方面来看,环保设备也能够给企业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例如,唐山钢铁集团等国有大型钢铁企业在加大环保治理等方面的投入后,渐渐已经进入了良性发展的轨道。

      环保挑战适者生存

      从目前来看,我国对环保的监察将日趋强化和规范化,越来越多关于环保的政策有望在以后陆续出台。面对钢铁企业生存的重重困难,虽然部分钢企本身已处于亏损状态,且贷款等财务成本较大,但为了达到国家标准环保的要求,企业追加投资已是大势所趋。

      而从发达国家的发展历程来看,落后钢铁企业被兼并重组或者淘汰这一现象在所难免。对钢铁企业来说,虽然目前的生存环境艰难,但如果把破坏环境、损害公众健康作为企业存活的救命稻草,那这种企业已经失去竞争力,迟早都要被淘汰。为了适应日益严格的环保要求,钢铁企业能否得以持续发展的关键取决于自身的综合实力,以及能否做好自身结构调整以适应产业发展;同时,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环境对于钢铁企业生产和经营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从国外几十年的发展经验来看,那些经历了雾霾等环境问题治理过程,适应并存活下来的钢铁企业,都成为全球著名的钢铁企业。因此,我国的环境治理也将对我国钢铁行业的产业调整、淘汰落后、促进产业升级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周三 十一月 21, 2018 9:46 pm